<sub id="nthl7"><dfn id="nthl7"><ins id="nthl7"></ins></dfn></sub>

    <address id="nthl7"></address>

      <sub id="nthl7"><var id="nthl7"></var></sub>

        <sub id="nthl7"></sub>

      <address id="nthl7"><dfn id="nthl7"></dfn></address>
      <thead id="nthl7"><var id="nthl7"><ins id="nthl7"></ins></var></thead>

      <sub id="nthl7"><dfn id="nthl7"><ins id="nthl7"></ins></dfn></sub>
      <address id="nthl7"><var id="nthl7"><ins id="nthl7"></ins></var></address>

      <sub id="nthl7"></sub>
      <address id="nthl7"><var id="nthl7"></var></address>

      <address id="nthl7"><dfn id="nthl7"><mark id="nthl7"></mark></dfn></address>

      <form id="nthl7"><nobr id="nthl7"></nobr></form>

        <sub id="nthl7"></sub>

      <thead id="nthl7"><dfn id="nthl7"><ins id="nthl7"></ins></dfn></thead>
      <font id="nthl7"><dfn id="nthl7"><mark id="nthl7"></mark></dfn></font>

      当前位置:首页> 专家观点

      崇泉:在第十三届“WTO法与中国论坛”暨2020年年会上的致辞

      文章来源: 文章类型: 内容分类:

      很高兴今天能来参加第十三届“WTO法与中国论坛”。我们大家都知道现在世界贸易组织正处于最为艰难的时刻,新任总干事的选举出现了波折。原本尼日利亚的女部长可以说应该已经当选,但最终被美国一票否决。上诉机构最后一位成员赵宏女士也已经回国,目前在上海隔离。所以争端解决机制这颗明珠已经不再闪亮,暗淡无光,或者说上诉机构已经像刚才的领导同志说的,停摆了。虽然有多方临时上诉仲裁安排,但毕竟无法完全替代上诉机构所发挥的作用,再加上应对新冠疫情事件,各国各地区出台的经济支持措施和贸易限制措施显著增多,加大了对WTO危机管理能力的挑战。

      我们也注意到在多个国际场合,如最近的20国集团领导人峰会和APEC会议,领导人们不断的重申支持多边贸易体制,促进世界贸易组织进行必要的改革。这是积极的信号,但同时也反映出近年来世界贸易组织成员没有通过谈判找到推动贸易组织改革的有效方法。按照现在大家都知道的,拜登可能是要重返多边,在这个情况下,下一步世贸改革可能会进入实质性的谈判阶段。

      昨天,我们研究会联合世贸组织秘书处、商务部研究院和上海外贸大学共同举办了WTO《2020世界贸易报告》的发布会。在疫情期间,日内瓦很多国际机构还在居家办公的情况下,是WTO秘书处克服重重困难,完成了世界贸易报告,主题叫“government policies to promote innovation in digital age”。我主要想通过这个事实表达我们应该向WTO秘书处致敬,是他们在这种困难的情况下,还依然完成了今年的世界贸易报告。今年的《世界贸易报告》实际上延续了2018年和2019年连续两年聚焦数字经济对于全球商务的影响,聚焦服务贸易主题时探讨了服务业的数字化,是世界贸易组织为国际社会又一次作出的积极贡献,我们应该向他们表示崇高的敬意。同时我也想指出在日内瓦世贸组织举行的有关电子商务谈判,在疫情期间仍在进行之中,所以世界贸易组织正在努力的制定数字领域的国际规则。世贸组织目前在很困难的情况下还在开展的工作,我们应该再次向其表示敬意。

      同时我们也要指出世界贸易组织陷入如此困境的一个主要原因就是领导力的缺失。美国原来是支持经济全球化,支持贸易自由化,支持以规则为主的多边贸易体制的传统主导力量,但是特朗普政府上台以后,他转向了采取一系列的单边行动。正如我前面所说的,美国成功地阻挠了WTO上诉机构成员的任命,成功的阻扰了新任总干事的最终的推荐人选,使WTO现在陷入十分困难的处境。所以今年《世界贸易报告》的前言部分由过去总干事一个人撰写变成了今年四个副总干事联名撰写。

      11月24日,在李克强总理主持的第五次“1+6”圆桌对话会议上,世贸组织副总干事Alan Wolff明确的指出,如果世贸组织四个最大的成员,欧盟、美国、中国和日本能够合作并达成一致,将极大的推动世贸组织的改革。为此,他呼吁中国积极参与,并为世贸组织改革作出积极的贡献。

      首先,我认同他的观点。中国可以发挥更大的作用,中国可以做出积极的贡献,难道美国就不需要发挥更大的作用吗?美国就不需要做出积极的贡献吗?而且我认为相反的是美国现在应该要就如何回归多边好好思考,为世贸改革,为维护多边贸易体制,为世界经济,更好地发挥他们的积极作用,而不是消极作用,做出更多的积极贡献,不是消极贡献。而且我也想强调中国实际上一直是这么做的,无论是维护多边贸易体制也好,还是关于WTO改革也好,中国政府一再表明了积极的立场。

      当然我们也应该充分认识到,对多边贸易体制而言,西方发达工业国家联手推动了WTO多边贸易体制的建立和发展,对全球经济贸易发展的贡献是有目共睹的。中国政府、中国领导人在多个场合一再表明了坚定维护多边贸易体制,积极参与世贸组织改革的严正立场。习近平总书记提出的“建设开放型世界经济”,“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的目标,中国所作出的诸多进一步扩大开放的措施,都是向世界传达“携手合作,共克时艰”的信号。

      这说明,中国无意也从未挑战现有的国际体系和制度。中国的历代领导人从毛泽东主席到习近平主席,这几代领导人他们一直都是致力于重返并融合现有的国际体系和制度的。新中国成立初期,西方封锁我们,从毛主席他们那代人开始就努力地打破封锁,努力地重返国际社会。

      我想强调,中国从来就没有挑战过现有的国际体系,我相信中国以后也不会挑战。中国领导人一直致力于重返或者融入国际体系,所以西方社会动不动就给中国扣一个帽子,说我们挑战现有的体系,说我们不遵守现有的体系,这是污蔑我们。

      加入世贸组织以来,中国学习WTO规则,遵守WTO规则,进而运用WTO规则取得了巨大的成就,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国家认为中国是WTO最大的受益方。是的,我们承认这一点,中国确实因世贸组织获得了很大的益处。数字也充分表明了这一点:1981年,中国的货物贸易进出口额是440亿美元;我们加入世贸的2001年大概是5100亿美元;去年,是45753亿美元,这是实实在在的数字,这也是实实在在的利益。

      我们确实是加入世贸组织的受益方,但是我们也为世界经济贡献了我们的力量。我们开放我们的市场,我们也为世界经济连续多年的发展贡献了力量,促进了世界经济的发展。世界贸易组织一共是164个成员,除了128个创始成员,有36个像中国一样的加入成员,但不是所有成员都有这么大的收益。之所以有这么大的收益,我认为根本的原因就是中国通过遵守WTO规则,结合本国国情,在开放改革中创造性的发展,形成了一整套自身独有的机制、体制和发展模式。

      正如西方新自由主义经济学家说的,中国的经济体制实际上是既不是社会主义的,也不是资本主义的,它是一个混合的经济体。新自由主义派,坚定维护自由贸易的西方经济学经典作家Paul A. Samuelson在他《经济学》书中总结2008年金融危机的教训时,提出了一个鲜明的观点,也是我认为最科学、最准确、最客观的一个评价,就是说看来僵化的斯大林时的社会主义不行了,但是完全自由的没有政府监管的自由市场经济也是不行的,应该走“适度中间路线”(limited centrist)。

      习近平总书记在党的十八届三中全会指出,“要积极发展混合所有制经济”。所以我们现在可以说我国现行的体制制度实际上是最先进的制度,我们既不是资本主义,也不是社会主义计划经济,我们是一个混合所有制经济,要有制度自信。

      我们大家都知道为适应新形势发展的需要,中央提出了构建以国内大循环为主体,国内国际双循环相互促进的新发展格局。西方有人对此表示担心,认为我们要转向封闭了,要放弃国际分工与合作了。现实绝对不是这样的,我们的双循环不是封闭式的内循环,也不是自我封闭自给自足,而是发挥我国超大规模市场优势,为世界各国提供更加广阔的市场机会,依托国内大循环吸引全球商品和资源要素,打造我国新的国际合作和竞争优势,通过强化开放合作,更加紧密地同世界经济联系互动,提升国内大循环的效率和水平。

      我们和美国有一个共同的优势,那就是庞大的国内市场,从贸易理论上来说这就是本土市场效应。我们改革开放40年对外开放做得非常好,但是对内开放——国内市场的开放统一有所欠缺。

      美国一样是重视国内国外市场联动的,上个月,美国信息技术和创新基金会发表了一份报告,题目是“是时候在联邦和各州建立经济发展伙伴关系”。报告中指出,美国各州独自获得创新资金的能力有限,且各州间的经济和产业竞争于国家整体技术和技术经济发展战略不利。因此,报告提出要应对中国崛起的科技和产业力量,美国应建立和扩大联邦与各州间的经济发展伙伴关系。

      今年,中国加入世贸将迈入第20个年头,但现在我们有一些法律法规以及规章,从严格意义上讲已经跟不上当前国际经贸形势的发展了。尤其是我们要加入高标准的自贸协定,比如说CPTPP。习近平总书记在APEC第27次领导人非正式会议上发表讲话时,明确表示了中国将积极考虑加入CPTPP。

      为适应下一步改革开放的需要,总书记已经提出明确要求了,所以我觉得我们要按照总书记的要求积极考虑加入CPTPP。众所周知,CPTPP原来是TPP,是奥巴马政府主导的,是世界上标准最高、门槛最高的一个自贸协定。为加入CPTPP需要进一步改进完善国内的法律法规,是需要在座的各位法律专家学者好好研究的,我们应该积极开展这方面的工作。

      大家预测美国在拜登政府上台后将重拾多边主义,世界贸易组织必将会是中美博弈的重要舞台。在世贸改革及世贸组织其他一系列问题上,美国是不会放过我们的。在发展中国家地位、上诉机构改革、世贸组织扩容、国有企业、补贴等问题上,美国和我们势必要有一场针锋相对的斗争。因此,世贸研究会在这里想要呼吁或者请求在座的各位法律专家,尤其我们政法大学如此雄厚的师资团队,我们希望中国法学会、政法大学、WTO法学会对于世界贸易组织改革进行进一步深入的研究,也希望法学会还有我们中国政法大学更多地帮助我们世贸研究会、商务部,加强合作,加强沟通,加强交流,共同应对内外部的压力,为中国参与全球经贸治理,积极参与世界贸易组织改革贡献我们的力量。

      最后预祝论坛圆满成功,取得丰硕成果,谢谢大家。

      (本文作者为中国世界贸易组织研究会会长、商务部前国际贸易谈判副代表崇泉,本文系作者2020年12月11日在第十三届“WTO法与中国论坛”暨2020年年会上的致辞)


      推荐文章:

        商务部网站版权与免责声明:

        1、凡本站及其子站注明“文章类型:原创”的所有作品,其版权属于商务部网站及其子站所有。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转载使用时必须注明:“文章来源:商务部网站”。

        2、凡本站及其子站注明“文章类型:转载”、“文章类型:编译”、“文章类型:摘编”的所有作品,均转载、编译或摘编自其它媒体,转载、编 译或摘编的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站及其子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转载使用时必须保留本站注明的文章来源,并自负 法律责任。

        联系方式

          地 址:对外经济贸易大学逸夫科研楼608 朝阳区惠新东街10号
          Add: Suite 608, Yifu Research Bldg., No. 10, Huixin Dongjie, Chaoyang District, Beijing 100029, China
          邮 编:100029
          电 话:64493232
          传 真:84255122
          联系人:宫和平
          Email:cwto2015@126.com
        万国彩宝